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三秒了解城市分站选择哪一种最合适!

2021年04月23日 16:50

做网站建设的都知道,有些网站会因为企业公司业务所涉及的地域广泛,或者有很多分部,所以网站会做一些城市分站,用以宣传企业。以往城市分站多以集团公司做的比较多,但是现在也有很多企业都加入城市分站,因为这些企业不管大小,业务都会涉及到一些其他城市或者其他省份的。这个时候城市分站起到的作用就多,特别是用于做搜索推广的网站,企业分站多多少少都会对网站的排名带来一些影响。

网站中做城市分站有两种方案,一个是以泛解析也就是解析二级域名的方式,如主网站域名是zuke.com,如果这个公司在合肥有业务,分站域名可以以hf.zuke.com这样的解析方式。还有一种就是用二级栏目的方式做城市分站,比如主网站是zuke.com,那城市分站栏目可以用zuke.com/hefei这样的栏目,打开就是合肥站了。那这两种方式哪一种比较好呢?在网站建设中如何选择呢?下面优联互通带大家从两个方面分析,让您三秒了解城市分站选择哪一种最合适。


一、网站优化推广方面

做网站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推广,网站的推广多以搜索引擎推广为主,搜索推广以竞价和优化为主,竞价推广不用管网站的其它结构,只要网站做得漂亮即可,但是需要高昂的费用。而优化推广主要以技术为主,后期网站维护为辅,让网站排在搜索结果前面。这种方法也是搜索推广中最为性价比高的,但是要想有好的排名就需要从各方面来做调整。而城市分站的出现也多多少少影响了网站优化的结果。从SEO优化的角度看待,主要以两种情况来选择。

1、网站内容

如果网站建设的内容丰富,各分站都有自己的内容,内容达到一定的量,这个时候可以选择二级域名。如果内容不够,采用二级域名的话,特别是很多城市分站的情况下,大量重复的内容,会导致搜索引擎降权惩罚的。所以,内容不够,就不要用二级域名。

如果网站中的内容,产品、文章均不够撑起很多城市分站,这个时候可以选择二级栏目。毕竟二级栏目是在主网站的框架中优化,也就是一个域名,只不过是通过栏目的形式去做分站信息,可以共用主域名权重。二级栏目由于共享域名权重,所以从SEO的角度想优化的难度要易于二级域名。


2、从网站权重来看

目前百度并没有明确表示主域名与二级域名直接权重关联,对于二级域名来讲其权重与主域名没有多大关系,哪怕是二级域名因为一些原因降权,主域名也不会受到影响。所以,如果考虑到城市分站过多,怕主域名权重过于分散,可以采用二级域名的方式。

二、企业宣传方面

如果从企业方面来考虑,当然是二级域名宣传比二级栏目要好很多。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企业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分公司,那么,可以设置各大分公司的二级域名,分站分开管理,这样能够体现企业的权威,各分公司之间都有独立的二级域名,也是一个独立的新站。个分公司的内容、联系方式独立,当用户访问网站,可以访问全国各地的城市分站,其内容、域名之间各自独立,这样的网站能够更用户一种震撼感,让用户感受到这家企业的实力。


三、二级域名的优缺点

1、优点:二级域名相对于目录,独立的权重,内页路径独立,权重比目录的高,所以容易获得收录。大量的二级域名形成一个子域名站群,对于主域名的排名帮助很大。二级域名由于是独立的新站容易获得高质量的外链。二级域名更好的体现企业权威。二级域名权重独立,意味着如果其中之一的分站域名降权,对于主域名影响不大。

2、缺点:二级域名需要大量的内容支撑,如果是共用主域名内容,对于排名影响很大,百度飓风算法就是专门打击这种站群的,容易被百度误判成垃圾站群网站,容易被K。这样就给网站维护带来很大的工作量。

四、二级类目的有优缺点

1、优点、网站中所有的内容都是主站下的,内容的质量以及数量对于网站整体排名都有影响,内容更新方面、可以共享主域名权重,二级栏目收录属于老网站收录,内容收录比二级域名要快一些,相对于二级域名容易优化一点。

2、缺点:分站的权重不高、很难收录二级栏目,分站的内容以及权重对于网站整体影响大,如维护不好,容易造成整个网站降权以及排名下降。


综上所述,选择二级域名与二级栏目作为分站,都是要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各有千秋,如果是小网站,优联互通推荐您选择栏目就好。如果是大型平台、集团网站、分类信息等内容体量够大的,推荐选择二级域名更好一点。

如果您有城市分站建设的需求,欢迎您与优联互通科技公司联系,我们会帮您在原本独立的网站上建立网站群,在互联网进行大量展示曝光,有效锁定目标客户,大大提升咨询量及客户群,用专业人士的眼光为您实现最佳效果。



相关推荐

考生网:只要是对教学有帮助的,不必拘泥于形式!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5月29日 11:00

基于粪便DNA做肠癌筛查检测,「艾米森」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

36氪获悉,武汉艾米森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武汉艾米森”)已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建银医疗成长基金。本轮融资将用于加快公司肿瘤早期检测产品的开发与市场拓展。此前,公司已经获得国内宫颈癌筛查检测龙头企业凯普生物(股票代码:300639)的投资。武汉艾米森成立于2015年,主要依托于肿瘤筛查技术平台,为客户提供精准的肿瘤早期检测产品与服务。目前,公司已经完成结直肠癌、宫颈癌、食管癌、子宫内膜癌等癌症的早期检测产品开发;同时,将进一步布局其它癌症早筛产品的研发,并扩展至泛癌领域癌症检测。根据全球的肿瘤防治经验,早期预防、早期筛查是降低癌症发病率与死亡率的根本方式。以结直肠癌为例,在腺瘤(癌前病变)发现的五年生存率几乎为100%,I期结直肠癌的五年生存率大约为94%,Ⅱ期肿瘤的五年生存率约为82%,Ⅲ期肿瘤的五年生存率下降为67%,Ⅳ期肿瘤的五年生存率只有11%。然而中国85%的结直肠癌患者诊断时已经为中晚期,结直肠癌早诊率不足15%。图片来源:锐景创意因此,肿瘤的早筛早诊早治疗对提高患者生存率意义重大。自2015年始,在全球范围内以甲基化检测为代表的新一代检测技术快速发展,为全面实现癌症早期筛查检测提供了重要的基础。目前,武汉艾米森的主打产品艾长康®是一款基于粪便DNA的肠癌筛查检测产品,产品采用具有良好互补性的双靶标检测组合,对左侧肠癌与右侧肠癌检测灵敏性相互补充,以提升产品的检测准确性。据了解,和血液DNA检测相比,粪便DNA检测的靶基因直接来源于肠道脱落细胞,对肠癌检测敏感性更高,并可检测癌前病变。不过,艾米森创始人张良禄在接受动脉网采访时也指出,粪便DNA检测也存在许多技术挑战,比如粪便样本操作不够友好、PCR抑制物较多、样本保存困难,兼顾肠道不同部位的标记物以及极微量目标人源DNA富集等。针对于这些技术难点,武汉艾米森均做出了突破。市场供给端来看,美国ExactSciences公司开发的基于粪便DNA筛查肠癌的产品Cologuard,上市后年销售快速增长,并得到美国市场的高度认可,被称为近十年分子诊断的里程碑产品;紧接着,包括GRAIL、Guardanthealth、Thrive、Freenome、Nucleix、Genomictree等纷纷布局癌症早期检测领域,癌症早期筛查由实验室阶段进入临床应用阶段。在国内,也有康立明生物、诺辉健康、锐翌生物在该领域展开布局,并有相应产品上市,国内也逐步进入市场探索阶段。张良禄在接受动脉网采访时透露,艾长康®可对标美国ExactSciences公司Cologuard产品,并且检测人效比为Cologuard产品的10倍以上。团队方面,据悉,在创业之前,张良禄是医院病理科医生。

2020年04月27日 10:47

宗庆后的转变:娃哈哈连推四大电商平台

曾经“怒斥”电商搞乱实体经济的宗庆后还是加入了电商大潮。近日,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接受央视财经采访时宣布,将进军电商,打造4个电商平台,包括保健品电商平台、食品饮料电商平台、跨境电商平台以及哈宝游乐园。从2018年开始,娃哈哈进入微商领域,到如今蓄力打造自己的电商平台,原本“拒绝”电商网购的宗庆后不断地转变也引起外界关注。相关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表示,近几年,娃哈哈的经营思路转换快,一方面是外部市场条件的变化,线上线下销售的结合和规范,是大势所趋,另一方面是内部的变化,比如宗馥莉担任娃哈哈集团公关部长,她的一些思路和理念可能对娃哈哈有了新的影响。娃哈哈加码电商实际上,在3月底,娃哈哈连续设立电商公司,就引起外界关注。工商资料显示,3月24日,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法定代表人为宗庆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食品经营、食品互联网销售、货物进出口、进出口代理等。4月2日,杭州娃哈哈宏振跨境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500万元,法定代表人宗庆后,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销售、日用百货销售、货物进出口等。娃哈哈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上述两家企业可以理解成未来作为保健品电商平台和跨境电商平台的运营主体。对于四大平台的设立,宗庆后表示,如今消费者的网购习惯已经养成,并且受疫情影响,大量消费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而娃哈哈的渠道优势一贯是在线下。基于这些洞察,娃哈哈打算建立自己的食品饮料电商平台,推动线上与线下渠道相结合,打造数字化营销平台。平台运作成熟后,还可以帮助其他企业卖食品饮料。而在保健品方面,娃哈哈很早就设立了食品研究院,拥有CNAS认可实验室、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平台。近年来,娃哈哈发力“大健康”战略,专门成立现代生物工程研究所,通过生物工程、现代提取等技术手段开展菌种、中医食疗、保健食品、天然产物、酶制剂等研究。此前,宗庆后在接受采访时也多次表示,娃哈哈在保健品行业投入了不少精力。在此之前,哈宝游乐园于2018年12月在微信平台上线,2019年5月正式运营,成为娃哈哈旗下品牌活动及周边售卖平台。此外,对于电商平台如何运作,保健品产品何时推出等问题,娃哈哈方面对记者表示,相关情况后续会逐步公布。顺应趋势也面临挑战“我并不是反对电商,只是对‘烧钱’买流量、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不满意。”在宣布推出电商平台的同时,作为娃哈哈掌舵人,一向被外界贴上“反对电商”标签的宗庆后再一次阐明自己的立场。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6年,宗庆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有过类似的表述:“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和平台,能够创造新的消费模式,让消费者更方便购买商品,这是好的;但如果互联网经济都是通过砸钱来低价竞争,或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来冲击原有的实体制造业,损害实体经济的发展,就会导致社会整体收入下降、消费能力下降,得不偿失。”事实上,近几年来,娃哈哈拥抱互联网的步伐逐步加快。2018年,娃哈哈的“天眼晶睛”产品在微商渠道进行销售,试水社交电商;乳酸菌饮料“呦呦君”首发拼多多等等。《浙商》杂志日前发布的《2019浙商全国500强》榜单显示,2018年娃哈哈的营收为468.9亿元,比2017年增长了4.3亿元。对此,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对记者表示,娃哈哈做电商是随着形势变化而变化的。电商是可以作为传统零售企业发展的又一个渠道来看的,娃哈哈也需要适应这样一个变化。“特别是今年疫情期间,不少传统零售企业转战线上,铺开渠道,寻找新的突破。自己成立电商公司也代表着娃哈哈拥抱变化。记者注意到,国家统计局网站数据显示,1~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同比名义下降19.0%。按零售业态分,1~3月份限额以上零售业单位中的超市零售额同比增长1.9%,百货店、专业店和专卖店等下降明显。与此同时,1~3月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18536亿元,增长5.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在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中,吃类和用类商品分别增长32.7%和10%。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娃哈哈近年来经营理念转换迅速,对接新零售有利于企业焕发新活力,值得鼓励,“说明团队内部开始实践更多创新思维,比如宗馥莉担任公关部长,可能推动了企业经营的转变。朱丹蓬进一步表示,作为传统零售企业,娃哈哈试水电商平台当然也会面临挑战,首先原有的体系、产品、运作细则能否匹配新零售打法,会不会触动原来价格体系是关键。

2020年04月22日 11:23